行业动态

全国政府采购工作会议南宁召开 15年增长30倍破3万亿

2017-12-11   浏览次数:1645

从城市的绿地街灯,到农村的电网改造,从学校的办公用品,到社区的下水管道。当人们享受各种公共服务时,都不可避免地跟它打上交道——政府采购。

今年恰逢政府采购法施行15周年。这些年,我国政府采购发展如何?下一步,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有何看点?记者7至8日在广西南宁召开的全国政府采购工作会议上,寻找答案。

15年增长30倍 政府采购规模突破3万亿元

政府采购,前接部门预算,后接国库集中支付和资产管理,是财政支出管理循环中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实现了财政管理从分配向使用的延伸、从货币向实物的扩展。

记者从本次会议了解到,2002年,我国政府采购规模仅为1000亿元左右,而到2015年和2016年,这一数字连续突破2万亿元和3万亿元,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分别为12%和16.4%,占GDP的比重分别为3.1%和4.2%。

如何借助政府采购,把钱花对、把钱花好,是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重大课题。近年来,各级政府采购监管机构和集中采购机构在规范采购行为、提高资金绩效、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开放谈判等方面推进了一大批改革举措,取得了显著成效。

以加强政府采购绩效评价为例。2015年以来,财政部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借鉴国际经验研究建立适合我国实际情况的政府采购评估工具和评估体系。地方层面,江西等地探索在省本级政府采购协议供货电子平台引入第三方价格监测评估机构,对通用类电子商品价格进行监测。

新时代呼唤政府采购新作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

财政部副部长刘伟在本次会议上表示,政府采购制度是现代财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适应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新要求。

他坦言,当前政府采购领域的确还存在“慢、贵、差”现象,要理性看待这些

问题,既不能相互推诿,更不能裹足不前,而应该增强改革的紧迫感、责任感,坚持在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中解决实践中的突出问题。

刘伟认为,谋划开创政府采购工作新局面,应妥善把握和处理好五个方面关系,即政府采购制度改革和财政整体改革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采购程序规范透明与采购结果“物有所值”的关系;简政放权与创新监管的关系;市场开放与国内改革的关系。

“探讨政府采购改革,不能就政府采购谈政府采购,而要站位更高、谋划更远、举措更实,要让社会更‘有感’。”他说。

加快建设“全国一张网” 力推行业自律

此次会议上,来自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和全国各地的代表形成一个共识,即推进“互联网+政府采购”行动,大力发展电子化采购,建设“全国一张网”的政府采购电子卖场,提高政府采购效率和透明度。

实际上,政府采购“牵手”互联网,已经不是新鲜事。在浙江,财政厅与阿里巴巴集团合作建设“网上交易、网上服务和网上监管”于一体的“政采云”平台,尝试在政府采购活动中引入电子商务模式,已见成效。

贵州通过网上竞价采购,推动实现信息发布、合同生成等全网络化管理。海南等地则借助信息化手段,设置关键业务环节风险预警提示。

但是,要推进建设“全国一张网”的政府采购电子卖场,还需要从中央到各地区各部门加强协作,集众智汇众力。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会议还研究了《政府采购代理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讨论稿),提出要明确采购代理机构的基本执业要求,加强代理机构事中事后监管及行业自律管理。

据了解,2015至2016年,全国共检查2875家社会代理机构,对其中2578

家作出行政处理处罚,另处理评审专家264人次。

会议还强调,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既要着眼长远,又要立足当前,要健全“双随机一公开”工作机制,建立健全政府采购信用评价制度。

附:

财政部国库司主要负责人、政府采购管理办公室娄洪主任在2017年全国政府采购工作会议上介绍了下一步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的九大重点工作。

一、修订完善政府采购规章制度

一是要继续对照《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做好供应商质疑投诉管理办法、信息公告管理办法的修订,抓紧研究出台代理机构、联合惩戒等政策文件。

二是要根据本次会议精神,对政府采购领域落实十九大战略部署相关工作任务进行研究,对现行法律制度中存在的缺陷和不足进行梳理,为深化政府采购改革进行探索和铺垫。

二、着力发挥政府采购政策功能

当前比较紧迫的任务有:研究制定符合国际规则的支持创新的采购政策,逐步健全统一的绿色产品政府采购制度,完善政府采购支持中小企业的政策措施,研究制定政府采购支持军民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

同时,要不断丰富政策落实手段,将采购政策支持措施的着力点从评审环节向采购需求确定、采购方式选择等前端延伸,加强政策实施情况的评估,提高政策执行效果。

三、切实推进政府采购“放管服”

要制订发布相关指导文件,进一步增强政府采购“放管服”措施的有效性、针对性和便利性,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结合政府采购工作实际,强化预算部门内部控制,推动政府采购全过程信息公开,创新监管方式、提高效率、优化服务,降低政府采购制度性交易成本、激发政府采购市场活力。

四、强化预算部门的政府采购主体职责

从机制上系统性加强预算部门主体地位,建立预算部门为主体,集中采购机构、代理机构和评审专家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撑,财政部门制定制度和监管的政府采购执行机制。切实强化预算部门在需求管理、落实政策、履约验收和信息公开等方面的主体责任。

同时,确立预算部门依法履行公共服务职能的采购决策机制,扩大预算部门在选择采购方式、代理机构和评审专家等方面的自主权。统筹考虑采购规模、采购项目特点和采购代理机构发展现状等因素,适当提高过低的分散采购限额标准和公开招标数额标准;正确处理集中与分散的关系,清理规范集中采购目录范围;改变简单以金额标准确定采购方式的作法,鼓励预算部门根据项目需求特点选择采购方式,逐步从强调公开招标向强调竞争性方式转变。

五、改进代理机构和评审专家管理

通过制定完善相关管理办法和操作规则,明确代理机构基本执业要求,强化代理机构的需求代理、合同拟订等专业能力,推动代理机构走专业化的发展路径。通过适当放宽专家选择来源,发挥专家在需求制定过程中的专业咨询作用,规范专家在采购评审中的自由裁量权。

通过实施信用评价管理,建立有效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制度,强化政府采购相关主体的信用意识和诚信行为,构建诚实守信、公平竞争的政府采购市场秩序,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六、加快实施“互联网+政府采购”行动

制订发布《“互联网+政府采购”行动方案》,研究完善政府采购信息化工作的顶层设计和具体措施,促进政府采购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大力发展电子化采购,提高政府采购效率和透明度;加快“全国一张网”的政府采购电子卖场建设,简化小额零星采购和通用类货物及服务的采购程序;推进政府采购管理交易系统建设,探索推行远程在线评审、采购全流程无纸化;加快制定统一数据标准,推进政府采购管理交易系统与第三方交易平台互联互通、信息共享,解决各地区电子化过程中的“信息孤岛”、“条块分割”、“协同不足”、小额零星采购不规范等问题。

七、创新监督管理方式

全国40多万采购单位、近万家代理机构、10余万评审专家、大量供应商,围绕数万亿的采购市场进行博弈,且采购活动点多面广、程序链条长、岔路回路多。针对面广、量大、高度复杂的采购活动,各级财政部门必须要转变认识,将工作重心从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从具体事务向完善制度、落实政策转变。

要健全“双随机一公开”工作机制,完善对代理机构的常态化监督检查机制。依托信息化和大数据分析,加强对采购活动的动态监管,重点加强对公开招标数额标准以下项目和单一来源采购项目的预警跟踪。起草《关于对政府采购领域严重违法失信主体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联合有关部门对政府采购领域严重违法失信主体形成“尺度统一、行为联动、步调一致”的联合惩戒工作机制和“一处受罚、处处受限”的社会氛围。运用第三方评估对政府采购透明度、规范性及采购结果等开展综合评价,通过社会监督推动采购制度完善和活动规范。

八、加强投诉处理专业化机制建设

完善投诉处理工作机制、应诉机制和内控管理,进一步加强人员力量配备,防范自身法律风险、内控风险的同时,更好地维护供应商的合法权益。

九、加快推进政府采购市场开放

为落实党的十九大战略部署,继续积极推进我国加入GPA谈判工作,争取早日加入,为我国开辟新的对外贸易增长点,也为今后在更广泛领域开展合作奠定基础。

在自贸区等多双边机制下,继续开展政府采购议题谈判,并紧密围绕我国走出去国家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努力探索政府采购市场对外开放的新途径,不断拓展政府采购对外合作的新空间,为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提供新动力。要积极参与国际或区域经贸组织的政府采购规则制定,为全球经济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力量。

上一篇: 消费级无人机畅销,“黑飞”带来反无人机市场

下一篇: 【新品首发】通信技术“Runbo 4G LTE专网终端”的超前使命召唤